人生感悟人生感悟

不要怪我以貌取人,我只相信相由心生

2009-02-22 本文已影响 2.37W人 

以貌取人,是人类最原始、最直观判断一个人的方法。反对以貌取人,只不过是一时礼貌和仁慈罢了。不过,即使不能选择长一张什么样的脸,却可以选择过什么样的生活。

“人不可貌相,海水不可斗量。”这句话很多人都认同。

有的人是真认同,他们是有着极高个人修养的君子。但这种人不多。

有的人是假认同,一方面是出于礼貌,另一方面是出于一种美好的愿望。

但是,现实不认同。

也有人非常直接地指出了残酷的现实:“这就是一个看脸的时代。”

其实,不仅仅是这个时代,每个时代都是。

看脸,自古以来如此

形容一个人长的帅,有一种文雅的说法叫“貌比潘安”。

潘安生活在西晋时代,长得帅气,有才华,但是人品不太好。

西晋是个有骨气的时代,后人将这个时代特有的文人气节称为“魏晋风流”。

但是潘安却善于趋炎附势。

为了巴结权臣贾谧,他天天等在贾谧出行的路上,刚看到贾谧的马车扬起阵阵尘土,就迎拜在地,这就是“望尘而拜”的故事。

然而,这样一个没有骨气的人,却并没有受到大家的嫌弃,就因为他长得帅。

潘安年轻时喜欢在街上闲逛。每逢他走在街上,总有年轻女子手牵手将其围住,不让他离开。

如果他乘坐马车上街,这些花痴一样的女子就会将各种水果堆满他的马车。

和潘安生活在同时代的一个人叫左思,才情相对潘安,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左思曾经写《三都赋》,在整个洛阳城疯狂传抄,以至于让整个洛阳的纸都因此供不应求而涨价了。这就是洛阳纸贵的故事。

但是,和潘安相反,左思却长得奇丑。

左思曾效仿潘安在街上闲逛,结果被年轻的女子围起来,朝他脸上吐唾沫。

左思也坐马车上街,结果被别人投了一车的石块。

左思的才情不输潘安,人品更胜一筹,但是两个人的境遇却天壤之别,原因直接而明确:

潘安长得帅,左思长得丑。

看脸,是自然规律

我们发现了人们容易沉迷于看脸这一事实,也不用义愤填膺。其实,这是一切生物的生存法则。

留心自然界的生物,我们就会发现,大部分雄性比雌性有着更加威武、漂亮的外观。

雄师比雌狮拥有更加浓密而长的毛发、公鸡比母鸡拥有更加漂亮的羽毛、雄孔雀可以开屏而雌孔雀不可以……

这一切不为其他,只是为了更好地吸引雌性的注意力。

因为这些生物在生存的过程中要面临诸多竞争,而生殖繁衍就是最根本、最重要的竞争。

我们有理由相信,刚开始很多物种也有外貌不怎么出众的雄性,只是他们在优胜劣汰、物竞天择的发展过程中被淘汰了。

当然,人类社会发展到了一个相当复杂的高度,我们有很多标准来衡量一个人是不是足够优秀。

但是,以貌取人却作为一种最为原始的基因被一直延续了下来。

所以,我们不用指责一个以貌取人的人,这是自然规律使然。

而这一事实,我们也要坦然面对。

样子,我们可以自己把握

曾经看到这样的故事:

一个人去面试企业高管,但是面试还没开始,他就被淘汰了。

面试官的理由是:不喜欢他的样子。

当大家质疑面试官以貌取人的时候。面试官说:“如果说一个人出生时的样子是父母给的,那40岁以后的样子却是自己决定的。”

这个理由似乎有些荒诞,但仔细想想却有十分道理。

当然,不是说长得丑的人都该去整容。

作为高智商的物种,人类虽然无法选择自己的脸,但是却可以选择很多可以改变形象的方法。

比如,一个时尚有活力的发型、漂亮时尚的服饰。

再不济,起码得干净整洁,外加阳光的笑容。这同样一定是受人喜欢的样子。

当然,有人肯定不屑于此。

衣着装饰自然是外在的东西,但是却也反映了我们内心对待生活的态度。

所谓相由心生,我们的表情、衣着、举手投足、一言一行之间,无一不折射了我们内心的世界,以及我们对生活的态度。

那么多看相术士之所以能够神乎其神,并不是他们有什么特异功能,不过善于察言观色而已。

我们的内心,我们生活的面目,其实早就暴露在外,一览无遗了。

准确地说我们的样子是由外形与气质决定的。而气质,就是内心生活态度的外现。

我们虽然不能选择基因,但是却可以选择生活的态度。

上一篇 下一篇

猜你喜欢

热点阅读

最新文章